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華巖洞里尋桃花美文

經典美文 時間:2019-02-11 我要投稿
【www.aektivsportsfitness.com - 經典美文】

  位于桂林市臨桂區五通鎮西南部約十公里的華巖山,坐落在三水一嶺環抱之中,是一座從平地崛起獨豎的石山。山外分大小二峰并連,面積約2平方公里。從東遠眺像烏紗帽,自西觀看像烏龜,在南邊端詳像獅子,往北面仰望像駝峰。山勢雄偉,巖石險絕,空氣清新,氣象萬千,巨大的巖洞穿山而過,洞中有洞,洞洞相連,奧妙神奇。華巖山是我國嶺南有一千多年歷史著稱的風景名山,也是宋代以來僧人修煉和墨客游覽作詩的勝地。巖洞石壁上留下古代墨客、騷人游覽后的詩詞題句,且多處與“桃花”有關,古人為何將“桃花”與華巖洞聯系起來?為了揭開它的神秘面紗,我多次走上華巖山和走訪當地群眾,企望在華巖洞里找到“桃花”花瓣的芬香。

  呂洞賓觸景生情憶“桃花”

  在華巖山附近的華巖坪、新寨、北塘等村,我采訪了多位老人,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講起了相傳呂洞賓在華巖洞修煉成仙的故事。

  傳說古代的一天,有位書生遠道而來,見華巖山有洞有僧,洞境不錯,想在此安身,便拜僧人為師。僧人見這位白面書生彬彬有禮,一表人才,問他何處人氏姓甚名誰,他答道:“是京兆人,姓呂名洞賓字純陽。”

  呂洞賓自拜僧人為師后,每日念經修煉。一天晚上,呂洞賓夢見一白發老人,告知師徒二人在七七四十九天內不吃人間煙火,到時便可修煉成仙。隨后,師徒二人開始禁食。到了第四十天,師父難忍饑餓,便偷吃早日悄悄藏在枕頭下的油麻酥糖。

  七七四十九天的禁食終于熬過了,呂洞賓勉強撐起身體挑起水桶下山挑水給師父飲用。當他走到山下清泉處,剛打滿兩桶水正要往回走的時候,只見一只白鶴飛來飲水,呂洞賓急忙跑過去爬在白鶴背上。白鶴在華巖山飛旋了三圈,師父在洞口等待徒弟挑水上山,見徒弟騎在白鶴背上,焦急地說:“等一等,我也上天。”白鶴說:“你還是吃你的油麻酥糖吧!”自此后,呂洞賓上天變成了仙人。

  四百年后,呂洞賓想念師父,也想念華巖山的美景,當他再次回到華巖洞的時候,當年的師父不見了,山還是原來的山,桃花同樣鮮艷綻放,呂洞賓觸景生情,在當年睡的“仙人床”出口約20米天然“石櫥窗”的巖壁上,用手指甲狂書《題華巖二絕》:“自別華巖四百年,于今詩跡尚依然;紫霄洞境無人識,綠水桃花天外天。一聲霹靂驚催蟄,萬類含生斗艷開;誰謂舊詞重金玉,何知今日又回來。”該石刻以“純陽真人呂”落款,現仍依稀可辨。

  這首詩以時間、地點、景物生動地記錄了呂仙再游華巖山的心情,一是道出了作者對華巖山的懷舊感受,二是對這里的綠水、桃花的贊美。整首詩朗朗上口,記憶猶新,這是華巖洞對“桃花”最早的記載。

  盡管呂洞賓再游華巖山是一種傳說也罷,后人為了達到“山不在高,有仙則靈”而刻意將呂仙“抬”到這里以提升華巖山的知名度也罷,但從刻在石壁上的“手狂書”不難看出,古代時這里的桃花是何等的鮮艷,賽過了天宮的世外桃源。

  在呂洞賓石壁“手狂書”的下方,矗立著清朝乾隆二十七年(1762年)正月由義寧縣(已合并臨桂區)知事劉名廷撰寫的《呂仙樓記》石碑一塊。樓記除了篆刻建造呂仙樓的記事外,還特意將《題華巖二絕》和呂洞賓跨鶴吹蕭圖刻在石碑上方,主要是因為“手狂書”的詩詞刻得淺,容易剝飾,唯恐后人見不到古時華巖山的綠水桃花,才將該詩謄寫在樓記里。據說《呂仙樓記》石碑的石材是外地運來的,還在上面用銀元金屬拋光,使其光亮不脫落。

  方信孺自得其樂贊“桃花”

  曾以口舌折強敵而名垂青史的宋代詩人方信孺,足跡華巖山有感而發,題下了流傳千古的詠華巖詩。

  方信孺(1177——1223),字孚若,號好庵、紫帽山人,福建莆田人。公元1213年春天,36歲的方信孺來到桂林,出任廣南西路提點刑獄。在桂林期任職的6年時間里,他幾乎探賞了桂林的每個山頭,足跡桂林北面的興安嚴關乳洞,南面的臨桂五通鎮華巖山,被堪稱桂林石刻第一人。

  南宋嘉定九年十二月立春前一天(公元1217年2月3日),方信孺來到臨桂華巖山,留下兩首步呂洞賓詩韻的七言絕句。一首是“巖前綠水無人渡,洞里碧桃花正開;東望蓬瀛三萬里,等閑飛去等閑來。”第二首是:“跨鶴曾來不計年,洞中流水綠依然;紫簫吹徹無人見,萬里西風月滿天。”詩的落款是嘉定九年立春前一日,東路運判莆田方口口書。

  應該說在宋代之前,華巖山就相傳著呂洞賓成仙的故事,且這里香火旺盛,碧桃盛開,游人熙攘,不然在沒有現代交通工具的年代,方信孺怎么從老遠的桂林(舊時從華巖山到桂林50多公里)來游覽觀光。

  方信孺看了呂洞賓用手指甲狂書詩,對呂仙跨著仙鶴吹著笛子上天深信不疑,當看到了此處的泉水清澈,桃花盛開之后,頓時心潮澎湃,便欣然寫下了這首流傳千古的詠詩。

  山洞中遮天蔽日,沒有陽光,桃樹根本無法生長,哪來的“碧桃花正開”呢?再是農歷立春的時候,這個季節應該桃花還沒有開。所以有人認為方信孺詩中的“桃花”應當是對洞中像桃花一樣的石鐘乳的比喻。

  為了證實洞里有沒有桃樹和農歷立春之時桃樹能否開花,我來到了華巖山尋找“桃花”的真跡。

  今年早春,我來到華巖山。從據說當年呂洞賓挑水的泉眼處拾級而上,來到了當地人說的華巖山“第一重門”,與其說是“門”其實一邊是懸崖峭壁,另一邊是一塊有3米多高突兀的大石頭。進了這里就有一陣陣涼風習習的感覺,即使你爬到這里滿頭大汗,只要停頓幾分鐘就涼爽多了。再往上走三十來個臺階就到了呂仙樓。呂仙樓的后面就是一個氣勢恢宏的山洞。

  華巖洞分為上下兩層,上層有一張據說是呂洞賓當年睡覺的“仙人床”,下層怪石嶙嶙,凸凹不平,隨行的北塘村委支書賁文忠說,大洞里洞里有洞,洞洞相連,且下面還有地下河。沿著大洞往里走,亂石堆砌,行走艱難,隨著洞里昏暗的光線走了一會,就看見一個諾大的夭坑,當地人說是“天井”。天坑約有五百多平方米寬,有七八層樓那么高,周圍長滿了雜草和樹木。當我們爬了足有二十多米高的時候,竟然發現了一株桃樹,它還開著花呢!

  賁主任說,原先這里有許多桃樹,在大煉鋼鐵年代被砍去燒木炭,后來這里的桃樹就沒有了。于是我就聯想到方信孺贊“桃”時說的“洞里碧桃花正開”的緣由,因為天坑與大洞連成一體,過了天坑仍有一個山洞才有出口,所以將夭坑講成在洞里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由此我想,方信孺贊美的是真正的桃花而不是人們猜測的石鐘乳。

  至于農歷十二月立春時有桃花開放,這一點也容易解釋,因為嘉定九年(1217)與本世紀的2016年一樣,都在農歷十二月就立春了,同是一個“早春”,會不會同樣出現“暖冬”現象呢?所以桃花在這個時候就開始含苞欲放了。

  由于華巖山洞地下河眾多,且洞洞相連,于是出現了明末文人鄺露在桂林期間所著《赤雅》的卷二“華巖洞”條目中“華巖洞在靈川西南二十里,高數仞,顯敞寡儔,香泉縈繞,世傳常有桃花片闊寸從洞中流出”的記載。

  后來人尋仙跡追“桃花”

  在方信孺詩的旁邊有署名黎士驂的詩一首:“留題石壁是何年,流水桃花自杳然;山不在高休再問,有仙別是一壺天。”整首詩生動地描述了華巖洞流水潺潺、桃花盛開的美麗景色,并以《后漢書·方術傳下·費長房》傳說的“東漢費長房為市掾時,市中有老翁賣藥,懸一壺于肆頭,市罷,跳入壺中。長房于樓上見之,知為非常人。次日復詣翁,翁與俱入壺中,唯見玉堂嚴麗,旨酒甘肴盈衍其中,共飲畢而出”的故事,認為人世間果然有仙人,呂洞賓在華巖洞修煉成仙是不假的。

  賁主任帶我來到華巖坪村的“賁氏宗祠”,在宗祠里我見到了一個酷似桃花形狀的扁鐘。扁鐘約有80多斤重,橫匾鑄刻著“華巖庵”,中間有“呂祖座前”四個大字,兩花瓣左右有“日”、“月”二字,左下方落款為:敬奉,嘉慶十七年歲次壬申吉日立,隆盛爐造;右下方落款為伍章朝等八人仝敬。

  掌管“賁氏宗祠”大門鑰匙的老賁說:“這個扁鐘名叫‘桃花鐘’因為呂洞賓鐘愛華巖山的桃花,所以后來人制作了這個了‘桃花鐘’,以此敬奉呂洞賓。”

  在“破四舊”年代,“桃花鐘”差點遭受厄運,全靠村里的老前輩把它藏起來。后來村里成立了小學分部,村里低年級的學生在這里讀書,老師將它當作上下課的鈴鐘來敲打。有一次,一位上面派來的工作隊員看了“桃花鐘”后說,這是“四舊”的產物,應該將它交到公社收購站然后送到鋼鐵廠煉鐵去。村里一位老人靈機一動說:“正因為它是‘四舊’的東西,所以我們才將它吊起來天天打,打倒、打臭、永不翻身。”這位工作隊員見群眾說的在理也就作罷。

  清明節期間,我又一次來到華巖山。在華巖山當了二十多年文物管理員已過古稀之年的韋家全,扛著鋤頭正要出門種桃樹,他指著懸崖峭壁下面的一片雜草空地說,原先這里是一片桃樹林,可惜被砍光了。現在如不種上桃樹,每年農歷六月十九來這里游覽觀光、燒香趕會期的幾萬游人都望“桃”興嘆。

  呂洞賓、方信孺以及歷代文人墨客在華巖洞贊美“桃花”的詩句,既贊美祖國的大好河山,又體現了中國歷史文化的深厚積淀,是不可再生的文化遺產。文物管理員老韋說,山洞的天坑段還有人偷偷撬下石壁來制作石碑,禁而不止。此外還有人在古代詩詞石刻的周圍亂涂亂寫,影響了文物的雅觀。我們試想,過去雖然在“運動”中將桃樹砍光了,難道我們就不留一點石刻上的“桃花”給后人欣賞嗎?

  【作者簡介】

  周榮華,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出生在義江西岸的一個村莊。供職于五通鎮文化站,從2001年至今借調到鎮政府擔任宣傳干事。有20多篇反映義江流域歷史文化的文章在《桂林日報》等報刊上發表。愛好彩調創作,彩調劇本《轉變》《黃大娘交農稅》等獲創作獎。

熱門文章